註:本篇的故事內容全引用自漢書。

  今天是西國創國五百年的紀念日,簡單來說今天就是國慶日,而西國的宮廷內今天大夥們都忙進忙出,希望能把這次大王難得想辦的慶典辦好。

  西國現任的君王犬大將,生性可以說是相當的節儉,自從他即位已來,國內根本沒舉行過什麼的大型活動,因為他認為這根本是在浪費資源。

  而他這樣的作為也讓宮內的朝廷大臣很不習慣,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國之君啊!怎麼會任何事情都會想像平民百姓一般,況且,連國家最重要創國慶典都要省,這實在讓大臣們很頭痛,但最讓大家頭疼的是大王現在身邊連一位后都沒有。

  只是,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就在西國五百年紀念日的前幾天,犬大將突然召集了所有群臣,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宣佈。

  「我很高興卿家們今天都到來了,我決定五天後的百年紀念日要來慶祝一下,眾卿家有何意見和想法呢?」

  「大王,此話當真?我們真的要舉行慶典?」一位大臣率先問著犬大將,因為這真的實在是太難得了,一向節儉的大王居然會主動提出要求。

  「當然。」

  「是,臣等們馬上去辦,我們一定會給大王一個難忘的慶典。」

  時間過的真快,慶典的日子已經到來,所有的人都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只等犬大將的一聲『慶典開始。』

  「我在宣佈,西國慶典現在開始。」

  這是全國性的活動,所以犬大將也邀請所有西國的子民一同來參與這他好不容易想舉辦的盛會,在這如此盛大的場面裡,當然缺少不了節目了。

  節目內容相當多元,有雜耍、舞技、武功等的表演,但這些都比不上此次延年樂師已經精心策話許久的計畫。

  最後登場的節目是延年所作的一首歌,樂曲是這麼樣寫道:

西方有佳人,

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

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

佳人難再得。

  全部的人聽完這首歌曲後,都在讚嘆歌中女人的絕代風姿,只是一個輕淺回眸,卻令多少人都心神嚮往、神魂顛倒,而西國大望犬大將也在酒酣微醉之時聽到了這首曲子。

  犬大將心想天下間真的有這樣的女子嗎?便感慨問道「世間怎會有樂師你曲中形容的那種絕世佳人呢?」

  延年聽到犬大將這樣問後便答道「回大王,曲中的這位佳人正是舍妹。」

  縱使作為一國之君的他再怎麼矜持,一生只論文治武功、家國天下,從不將兒女私情放在心上,在這美酒和家取的刺激下,再也無法掩飾內心的悸動,他立刻命令延年將這位美貌的妹妹帶入宮來。

  幾天後,延年果真將他的妹妹帶進宮來。

  「民女拜見大王。」眼前這位女子很有禮貌的向犬大將行禮。

  「平身,不必多禮了。」

  而當女子抬起頭來時,果真歌曲中所說,她的容貌可謂傾國傾城。

  「妳叫什麼名字呢?」犬大將在問這句話時,內心的悸動更為厲害了,他心中目前只有一種想法,我一定這位女人永遠屬於我。

  「回大王,民女叫作血姬。」

  之後,血姬便在自己親哥哥的安排之下進了宮,宮內的許多男性雖然都已經有了家室,但也都紛紛為了她那美若天仙的容貌而展開追求。

  只是,在此次所有的追求者當中,最佔優勢的還是犬大將,因為他現在身邊是連一位妻妾都沒有,況且,這個國家也很需要一位母后啊!

  在西國宮廷的客房內,有一位女子在不停的嘆氣,好像有什麼事情這一生可能都盼不到而在哀怨。

  「為什麼在嘆氣呢?我好想很少見到妳嘆氣過。」一位剛走進來房裡的男子問坐在窗戶旁的女子。

  「延年哥哥,喜歡一個人會有怎麼樣的感覺?」女子問著她眼前的這位哥哥。

  「喔?妳才進到這宮廷沒幾天就已經找到妳心儀的對象了啊!這還真是不簡單啊!我這個對感情非常挑剔的妹妹。」延年稍為虧了一下血姬。

  「哥哥!」血姬非常氣延年這樣子說她,但又不能否認這是事實。

  「好啦!所以,妳到底喜歡誰呢?」

  「哥哥……我……」血姬想說但卻好像說不出口。

  「我知道,妳可能還沒找到適合的對象吧!也對,畢竟這宮內的所有男人都已經有了家室了,不過,他們休想得到我的同意,我怎麼可能讓我的親妹妹去受苦呢!等妳想清楚再哥哥說也不遲,現在大王宣詔我去大殿一趟,妳自己一個人在這宮內可要小心啊!」

  血姬望著延年離去的身影,內心想著「哥哥,我如果說我喜歡的人是大王你會同意嗎?」

  原來,血姬之前和犬大將有過一面之緣,就是在他上次出巡西國時,她和延年一起看到了西國大王,而當時她也被犬大將那霸氣般性格所吸引,當下就下定決心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在見他一次面,甚至可以的話,希望能永遠在一起。

  急忙趕到宮內的延年向犬大將行禮後,就說「不知道大王急忙宣詔臣來是有什麼樣的急事要商量呢?」

  「延年,我在那天的慶典上看到了一位令我深愛不已的女子,我想將她迎娶為西國王后,不知這件事情你是否願意接手籌辦呢?」

  「臣實在是受寵若驚,臣只是個小小的樂師而已,而大王願意找臣商量終身大事,臣真事不勝感激啊!」延年裝出一副非常感動流涕的表情,但他內心其實知道犬大將找他的原因是什麼。

  「不知道是哪位女子以後有這榮幸受到大王的疼愛呢?」延年接著問道。

  犬大將笑了笑之後便回答「就是你的妹妹血姬啊!」

  延年裝出一副驚愣的表情,似乎簡直不敢想信的樣子,便說「大王此話可當真?」

  「怎麼,延年,你認為我無法給你妹妹幸福嗎?」君絕無戲言就是犬大將的答案,但他也反問著一臉驚愣的延年。

  延年知道自己心中的計畫已經成功了,但還是不能露出高興的表情,他向犬大將說著,這件事情他要先問過血姬的意思,如果她真的也願意,那自己也願意尊重妹妹的選擇。

  回到西國宮廷的客房,延年先露出一副很憂愁的樣子,而身為妹妹的血姬看到哥哥著麼樣的煩惱,於是就上前問說今天到宮內之後,大王是不是說了一些很嚴重的事情。

  延年怎是一臉嚴肅的看著血姬對她說犬大將找他的目的全部都說出來,而他還在演戲,他裝出很捨不得血姬進到宮裡來受罪的模樣,果真,血姬的回答果如就像他所想的一樣。

  「哥哥,如果這是大王的要求,我願意。」

  「你在說什麼?宮廷可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每個人都是人心險惡,稍為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命喪於此,而且,我連其他宮內的大臣對妳的追求都不太安心了,更何況還是大王?」延年非常滿意血姬剛剛的回答,但也還是要假裝一下他的不安。

  「哥哥,我相信我自己的選擇,況且,這是大王的命令,誰也不能改變對吧?」血姬的這番話讓延年的計畫完全成功了。

  「好吧!我和大王說一聲,只願妳真的能夠幸福就好。」

  延年之所以會想盡辦法將自己的親妹妹血姬送進宮裡面其實也是原因的,他在犬大將所有的群臣裡面地位是最小的,雖然有幾次他也想既然這樣就算了吧!

  可是,他還是不甘心,為什麼他只是一位區區的小樂師而已,他相信已自己的能力,只要給他更高的職位,他一定會做的比其他人更好。

  於是,他開始計畫要如何將血姬送進宮裡去陪犬大將,這樣他也可以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從決定這項計畫後,他就一直等待機會,他想先確認血姬對犬大將是否有好感,於是就利用了出巡的機會血姬見一次犬大將。

  而不知道是上天保佑嗎?血姬對犬大將可以說是一見鍾情,這讓他的計畫省了不少麻煩,接著他又等到適當的時機將血姬融入歌曲之中,果真引起了大家的住意,不外乎犬大將也是其中之一。

  幾個月過去後,血姬她在不知情被自己哥哥利用之下,順利的嫁入宮內,變成了犬大將的王后。

  但人算不如天算,犬大將並沒有因此而將他晉爵,但他也不在乎了,因為至少現在他和犬大將除了君臣關係外,還多了一層姻親關係,光是這一點就讓他在整個西國非常出名了。

  只是,好景不常,雖然這個有計謀的婚姻是雙方都同意之下才結合的,但人在做天在看,上天對於這種算是騙取得來的婚姻給了一個嚴厲的處罰。

  「出去!出去!你們都出去!誰都不要管我!」血姬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對她所有的侍女大吼著。

  「怎麼樣了,夫人還是什麼都不吃嗎?」犬大將問著被趕出來的侍女。

  只見侍女們點點頭,犬大將諒她們也不敢違背血姬的命令,也就揮手示意她們下去了。

  爾後,犬大將自己一個人來到血姬房裡的外面,他在外面輕道著「血姬,就算你不同意讓侍女們伺候妳,妳至少也應該讓我進去吧!」

  「不可以!夫君你不要進來,妾身現在這種生了重病的模樣,不能讓你看見這醜陋的模樣。」血姬說什麼就是不願意讓任何人見到她,甚至連犬大將幫她請來的御醫也都被擋在門外。

  與血姬結為連理後的三年多來,他知道她的個性非常的固執,只要她決定的事情,任何人都無法去改變的,即使是身為丈夫的他也是一樣的。

  原來,血姬在衛犬大將產下皇子殺生丸以後,不知道什麼原因生了很嚴重的病而臥床不起,當時的犬大將還在外打仗,根本就不知道這消息。

  當他順利凱旋歸來時,得知王后為他產下一名皇子時內心是相當的喜悅,但王后卻也因此而一病不起,甚至任何人都不想見,這讓犬大將非常不明白,為什麼平常善解人意的血姬會在此時變得不近人情了。

  不就後,西國的王后血姬在自己放棄治療下病逝了,她所下來給犬大將的除了那還未滿歲的殺生丸皇子外,也留下了那三年來她和犬大將無數的歡樂日子。

  為此,犬大將留下了兩篇文章來紀念這位第一次讓他動了情的女人。

『這樣美麗的人既然生在人間,又為何不讓她帶著美麗長存。為了妳修了新宮殿,在那等著和妳相會,沒有妳的日子像城郊的墳墓般淨密憂傷。在妳的墳前徘徊著,從黑夜直到白天。在秋日因風折落的桂枝,令人不禁思念起早逝的妳。但這思念卻永遠無法抵達彼岸,即便靈魂出竅也到達不了,只能在蒼穹之間無謂的徘徊。』

『心中再傷痛、嗚咽不止,也得不到任何回應,就這樣隨風而逝吧!、心碎思念讓人日漸消瘦,成天只能無盡嘆息,嘆息妳竟然流下年幼的孩子離去。逝去的不會再來,如今也只能接受現實了。生前妳的起居處以不在,唉!再怎麼思念都以無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柳淵 的頭像
柳淵

柳源淵創作與分享之境

柳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yfly0530
  • 血姬病逝?
    她不是還好好的嗎?
    而且還救了小玲說
  • 這篇只是假設性的啦!
    不過我寫這篇的時候也很不捨,因為我也蠻喜歡血姬這個角色的說。

    柳淵 於 2012/09/16 22: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