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任務失敗


  「永信,這是你這一次的目標,今晚就行動。」一名老年的男子將手中的一幅畫像交給方永信。


  方永信接過畫像看了看之後便把它收入懷中並且說:「是,弟子一定會好好處理的,教主。」


  「好,沒什麼事情的話你就快去快回吧!」老年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並擺手示意方永信可以退下去。


  待方永信使用輕功離去後,老年男子才說道:「景、照換你們過來。」他手裡拿出另一幅畫像交給方景道:「這是你們兩個人的目標,明晚行動時可別失手啊!」


  「請教主放心,有我方景出馬,事情是絕對不會失手的。」方景在老年男子面前拍自己的胸脯保證道。


  老年男子繼續說:「方照,這一次你和方景一起去,可不要又讓我聽見你又在任務期間故意撇開頭,沒有親眼見證和確認目標的情況啊!我這是在訓練你才指派你和方景一起,否則這項任務一個人執行就可以了,你明白嗎?」


  「弟子明白,謝謝教主的教誨。」方照簡單答應道。


  之後老年男子便擺手示意方景和方照兩人退下。


  然而,這名老年男子究竟是什麼身份?為什麼方永信、方景、方照三個人都要稱呼他為教主呢?


  沒錯,這名老年男子的身份的確很特殊,更正確的說法應是:非常極為驚人。因為他的真實身份是燕溪國中令人聞之喪膽,兩大殺手陣營之一的萬雷教派教主方雷。


***


  「所以我說照小師弟,這一次你可千萬不要因為要見血而又不打算執行任務了啊!哈哈哈哈哈!」這名年紀二十有五的方景正調侃著和他準備要一起出門查探昨天晚上指派執行任務目標地點的同派小師弟方照。


  「要你管!你這個殺人都不講求技巧的五師兄有什麼資格說我,要我說,我覺得大師兄才是最厲害的,他會視任務對象來決定到底要用什麼方法來殺死他,誰像五師兄你一樣每次都只會使用蠻力,而且還最容易留下證據給官府,每次都還要二師姐幫你收拾殘局和隱瞞教主。」方照被調侃了也不生氣,反而就由方景的缺點反諷回去。


  「你!」方景被這麼一說後就回頭怒瞪著年紀比他小,目前只有十六歲的方照。


  「怎麼樣,我有說錯嗎?」方照看著被自己反諷到無言以對的方景就覺得很有成就感。


  誰叫所有的師兄姐中,就是只有方景老愛跟他作對,而且這一次的任務對象明明他一個人用毒也可以搞定,真不明白為什麼教主一定要他和方景一起出任務?還說什麼這是訓練他不要再怕血的機會?


  他真的好想告訴教主其實他根本就不怕看到血,他只是不喜歡方景那種殺人方式而已,所以之前每次在和他一起執行任務殺人時,故意撇開頭不看,沒想到反而被方景解釋成是他害怕見到血。


  方照心裡不禁想:「哼!這一次要是又要二師姐來幫忙他解決他捅出來的婁子,我一定要稟告教主,讓教主好好的罰他一次才行。」


  方照心裡是越想越高興,以至於走在前頭的方景停下來沒有繼續走動都沒有注意到,就這麼直接給他撞上去了。


  「哎唷!五師兄你幹麻突然停止不往前繼續走啊?害我撞到你了。」方照抱怨著,可是方景卻沒聽到,反而是一直注意前面不遠倒在地上的人。


  「我說,小師弟,倒在那邊的那個人……那是……永信大師兄沒錯吧?」方景手指著那個倒在地上,身體都是血跡的人。


  「什麼啊?你在胡說什麼,大師兄怎麼會……」方照的聲音到此打住,沒有繼續說下去。


  因為任何人都不會認錯的,那個人腰間上所配帶的劍和隨身物品都明白告訴了他們兩個人,這一定是他們大師兄方永信。


  「大師兄!」方照的大叫引起了萬雷教派所有人的注意。


  「照小師弟,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快點將永信大師兄移到房間內吧!」聽方景這麼一說後,方照才稍微冷靜下來,趕緊和方景一起將方永信小心的搬移到房間內。


***


  此時萬雷教派中可以說是一片混亂,只因為這一次被派出去執行任務的大師兄方永信居然失手了,而且還是一身重傷倒在萬雷教派大門入口不遠處,是由今天要出門去探查晚上任務地點的方景和方照兩位師弟發現將他抬回來。


  「永信失敗了嗎?目前狀況怎麼樣?」萬雷派教主方雷此時也聽到風聲來到方永信的房內,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大弟子身受如此重傷,因而詢問道。


  「啟稟教主,弟子也不知道,我們一出門就看到永信大師兄倒在大門不遠的地方。不過,剛才我已經請瑞芹二師姐趕緊去請大夫來了。至於有沒有引入敵軍,經弟子剛剛的探查後,目前我教還是安全的。」方景著實稟報適才所見和所做之事。


  「快點,快點進去看一下永信大師兄的情況!」此時方永信房間外有一位女弟子拉著一位背著箱子的老大夫。


  「瑞芹,不得對大夫如此無禮。」方雷聽到門外如此大的動靜後,便開門阻止那名不太有禮貌的女弟子。


  「是,弟子知錯,教主。很抱歉大夫,剛才是在下失禮了。」方瑞芹因為方雷的訓誡,她馬上就和大夫賠不是道。


  「那,大夫裡面請。」在方雷手做出了請的手勢後,老大夫就戰戰兢兢走進房內,準備為方永信查看傷勢。


  其實老大夫早在方瑞芹上門來報上萬雷教名號時,他就已經覺得自己的小命已經不保了,當他真的被帶到萬雷教本部大門外時,他覺得明年的今天一定就是他的忌日了。


  在老大夫進房為方永信查看傷勢之前,他仍舊非常納們和哀怨想著,難道是老天真要提早收掉他這條老命嗎?他平時有空也頂多到鎮上做個義診,不然他一個人好好待在家中養老,為什麼這樣子也會引起殺手萬雷教派的注意?


  還有就是他們何必這麼大費周章把他請來這裡?是因為直接把他殺掉並不是最好的辦法,所以才故意假藉看病的名義請他來,然後再以他醫治不好病人為理由將他殺害嗎?


  不管是怎麼樣,他明白自己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了,明天的太陽他已經沒有希望再看見了。


  但真相卻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房間內是真的有病人,不,應該說是傷患,而且外觀看起來的傷勢還真的不輕。


  秉持醫者不管患者是誰都得行醫救世的精神,他很認真的先為方永信把脈,然後查看他的外傷後,就將一些膏藥塗抹在傷口上,最後再針對某些穴位幫他針灸,以便他的經脈可以繼續運行。


  「教主,老身已經為公子做了詳細的診治,公子目前並沒有什麼危險,只需要多靜養一些時候,並搭配這些藥材煎煮服用,相信以公子的練武之身很快就能康復了。那麼,老身現在可否……」老大夫很想說就此告退,但又有些害怕而沒有說出口。


  「嗯!大夫你辛苦了。瑞芹,去帳房取些銀兩給大夫,並且護送他回去。對了,也順道去鎮上抓幾帖藥回來給永信服用。切記!不得有誤!」方雷並沒有為難老大夫,相反的,他還對老大夫道了謝。


  「是,教主。請大夫跟我往這邊走。」方瑞芹接下方雷的指令,就帶著老大夫先行離去。


  「除了景和照之外,你們其他人就先退下吧!」待方瑞芹離開之後,方雷只留下方景跟方照,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後,他才繼續說道:「景,今晚原定的任務目標就由你一個人去就好,照則是留下來看顧永信,有任何問題嗎?」


  「是,僅遵教主吩咐。」方景和方照兩個人幾乎同時答覆道。


  方景和方雷要離去之時,方雷又回頭對方照說道:「對了,如果永信清醒過來的話,馬上來稟報我。」


  「是,教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柳淵 的頭像
柳淵

柳源淵創作與分享之境

柳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