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葉問水這個想法只是短暫在腦海中閃過而已,老管家都已經說天策軍全部戰死,怎麼可能會有人生還呢?

  他緩緩蹲下並撿起遺留在地上的武器,他的眼神盡是懊悔與痛苦,他想如果當初他有全力阻止李傲血參軍,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

  眼中的淚水已泛滿眼眶,但葉問水仍堅強沒有讓眼淚落下,同時也在這個時候做出了一個決定。

  葉問水一個人在外面找了一個與世無爭的地方隱居起來,並且為李傲血建造了一個墓定期記拜他,而自己則是孤獨過活,不再另尋男性伴侶。

***

  而與小女孩一起回去的李傲血此時則是一個人獨自坐在外面看著月亮。

  在他現有的記憶中,他只記得他有一個人不能忘記,但那個人長什麼模樣、叫什麼名字他實在也記不清楚。

  更何況,他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他目前只知道一些詩句,和一個滿是屍體的地方。

  他也曾想這些他僅有的記憶會不會就是和那個模糊的人有關?但救起他的小女孩爺爺跟他說:「記然忘記從前,那就不要再去想它,只要現在好好活下去就好。」

  李傲血想想也對,說不定從前的記憶也不一定是好,他就決定聽老人的話不再去在意過往。

  而他現在也有了老人幫他取的一個新名字叫林千文,他和老人及老人的小孫女玲玲就在城裡某一處默默過活下去。

***

  轉眼間幾十年就這麼樣過去了,李傲血也從原本的青年轉為中年人。

  在與老人和玲玲生活的這段時間裡,他雖然也嘗試著不去回想過往,但他就是覺得有個很重要的約定不能忘記,所以最近這幾年他都會找段時間自己一個人四處走走,希望能夠找到有什麼地方是他有印象的。

  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這一次的外出他來到十多年前安東會戰的遺址,他就有一種比起任何地方都還要熟悉的感覺。

  甚至還不自主又開始唸出他許久未曾唸過的詩句:「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来暑往,秋收……秋收……」唸到此處李傲血一直想不起來下一句是什麼詞。

  然而,在抬起頭看到眼前矗立的兩把武器時,他腦中突然出現了下一句的詞,只是他不確定那個詞的發音。

  「冬……藏(ㄗㄤˋzànɡ)」在唸出這個發音之後,李傲血印象中馬上浮現出一個非常清晰臉孔,連那個人和自己的名字與過往他都想起來了。

  瞬間,他明白這是他多年前失去記憶的一部分,也是他一直以來要找尋的答案。

  「問水大哥……到底是藏(ㄘㄤˊcánɡ)……還是藏(ㄗㄤˋzànɡ)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柳淵 的頭像
柳淵

柳源淵創作與分享之境

柳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