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盡力了,不知道為什麼字體會變來變去?我明明都設新細明體了啊!請各位就稍為犧牲一下眼睛吧!

31話 再度相逢

  今天家裡多了一個好可愛的小孩子,他是男生喔!但並不是我當哥哥了,因為這個弟弟是玲伯母的第二個孩子,反而是比我小一點的紫柳堂妹當姊姊了。

  原本今天伯母是要來找媽媽的,而且說還有一封伯父要給爸爸的信,但媽媽說爸爸不識字,所以就直接拆開信幫忙唸了。信中是這樣說的「宮中近日戾氣,拙荊與子女有安危疑慮,故此要求諸位能借居幾宿,並望汝能待如己出,他日之時,必予謝禮,不勝感激。拙荊與子女如有差池,唯問汝!」


  噢!伯父的信好難懂喔!到底是什麼意思啊?還有,為什麼爸爸在聽完媽媽唸完信的時候會整個人都氣得好像在冒煙一樣,看樣子爸爸和伯父之前似乎不是相處的很好。


  後來媽媽像是想到什麼的,突然啊的大叫一聲,原來是因為今天有人拜託媽媽和叔叔們要去除妖的事情差點忘記記了,但是這又沒什麼啊,為什麼媽媽會這麼緊張呢?


  結果媽媽就跑去跟伯母說了幾句話,看起來像是在道歉的樣子,然後伯母就說什麼沒關係,就交她好了,她會好好的照顧這裡所有的人。咦?等一下,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今天都不會有大人在家嗎?


  好吧!為了確認一下是不是我搞錯了,我特地去問了一下伯母,結果伯母的回答是「對啊!阿籬姊姊還有其他人今天都會外出去除妖,所以我會這裡陪你們。」



  「紫柳,紫柳,我們一起出去外面和大家玩吧!」


  為什麼都不理我,整個人就像座冰山一樣在那邊動也不動,不想要一起來的話至少也回答一聲吧!我終於了解爸爸為什麼會那麼討厭伯父了,因為伯父似乎好像也是這樣?


  「別吵我,你少在這裡妨礙我練習。」


  「什麼嘛!只不過是控制身體裡所流動的妖氣而已,這麼簡單的東西我也會。」


  咦?等一下,為什麼小柳堂妹妖氣的流動和我不太一樣,是我自己多心了嗎?應該是這樣沒錯,因為她和我是一樣的,我們都是半妖。



  「好了,大家快一點進來吧!我們準備要開飯了。」


  「柳兒,妳也一樣喔!不要跟你父親一樣,每次一投入就什麼都忘記了。」



  晚上家裡多了好多人睡覺,害我好不習慣,幸好家裡還蠻寬敞的,要不然像今天擠進來這麼多人可是會讓人喘不過氣的。


  奇怪,這麼晚了是誰在運氣,這種感覺是
……對了,是堂妹。這麼晚了她還不睡覺嗎?


  「妳怎麼還沒睡?是因為不習慣這裡才睡不著嗎?」


  「怎麼又是你?不是說過你會礙事的嗎?」


  「欸!妳口氣也太差了點吧!我只是關心妳一下而已。」


  什麼嘛,還是這麼冷漠,當心到時候沒有人會想和妳在一起。


  「父親,為什麼我無法像你一樣強大?」


  「什麼?妳為什麼會在這時候提到伯父?」


  怎麼又不理我,難道她真的只會對伯父伯母應話嗎?可是,為什麼這次的感覺跟之前有點不一樣,她的眼神給人一種
……那好像是……堅決要守護的心。

 

*****成田能登說話區*****


好吧!其實我也不知道妖怪有沒有運氣這種基本練習,不過既然有妖氣的話,應該是有吧?

終於呢……堂兄妹又碰面了啦!真是睽違許久了。

但是,要描寫小柳像殺生丸的性格真的好難,真怕以後會被我寫到偏掉,而且怎麼抓都抓不回來。

然後,那封既像文言又不太像的文言信是我想很久才想出來的,如果有問題的話可以跟我說,或就直接幫我修吧!

其實我也很訝異殺生丸會寫信要託付玲和小孩子給犬夜叉照顧耶!(誒?這不是你自己編寫的嗎?

那麼,接下來可能在下一話會有喜事出來。之後就會漸漸往悲向走。

*註:此話小源年紀設定為45個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柳淵 的頭像
柳淵

柳源淵創作與分享之境

柳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