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有人說女人是麻油菜籽命,到底真的是這樣嗎?也許對多數女人確實是如此,在東方國家的女人難擺脫宿命,任勞任怨是她們應有的本分,勤儉持家是美德。

  在一個貧窮的家庭想出頭天,可能需要得到上蒼的眷顧才有辦法出現契機了。

  這是一個家族成員中的故事,因為跟我最親也是我最了解的人那就是媽媽,身為江家的一份子,在兄弟姊妹中是排最中間的人,但並不是最好命的人。

  在媽媽的阿祖是個結婚還來不及生小孩就守寡的人,她領養一個小孩,但這孩子在青壯年時就眼睛瞎了,他有結婚還生了一群小孩,但是就苦了他老婆要賺錢養孩子。

  好不容易拉拔他們長大,各自成家立業,但最沒出息的應該是媽媽的爸爸了,好吃懶做,以打罵老婆和小孩為樂,因此媽媽未出社會前每天都過著膽顫心驚的日子。

  勉強讀到國中畢業的媽媽就被叫去工廠工作,後來媽媽有半工半讀去唸夜間部的職業學校,這應該算是媽媽生活中第一次過的那麼平靜。

  在媽媽二十六歲時經別人介紹認識了爸爸,我的爸爸人很好,脾氣好、勤勞、孝順。

  在人們的心目中一定認為孝順是非常好的,但媽媽卻認為爸爸就是命絕於孝順中。

  因為爸爸當時已經認為他自己不能待在那家工廠工作了,想要重新換一個工作,但阿嬤卻一直要他不能換工作,硬是私自的幫爸爸跟了四個會,將他壓力逼到不能喘息的地步,最後爸爸在某次工作時,一不留神就發生了意外,結束了他年輕的歲月。

  媽媽嫁給爸爸之後,只是由前面的痛苦深淵跳到另一個而已,善良、純真的媽媽雖然離開常常暴怒打人的外公,但卻嫁進了一個有壞公婆的家庭。

  在阿嬤的觀念裡,所有的事情都是媳婦應該要做的,只有管理錢不是媳婦的工作。

  爸爸活著時所賺的錢要全數交由阿嬤管理,聽媽媽說,當初阿嬤每個月只給爸爸一千元的車資加油費。

  而媽媽所賺的錢要拿出來支付小孩(也就是我和妹妹)的褓母費及奶粉錢,阿嬤說小孩是她生的,當然費用要她全額支出。

  媽媽白天在紡織工廠上班,晚上要帶小孩,然後要早上五點起來煮飯,因為阿公要吃家裡煮的,而且規定要吃三菜一湯,那時應該是媽媽最疲累的時候吧!

  媽媽也說到阿嬤是個雙面人,在人多的時後都會說媽媽什麼事都不做,全部丟給她這位婆婆做,害她吃老了還在『老壞命』,可是阿嬤私下又跟媽媽說「唉唷!有些事情我來做就好,妳把小孩顧好最重要。」

  經過幾次之後,媽媽為了不要在揹上『不孝媳婦』的罪名,就都跟阿嬤說不用她幫忙了。

  最令媽媽傷心的事情就是爸爸往生的那段日子,在爸爸往生前的一個月,媽媽出了車禍,小腿骨折上了石膏,媽媽當時可以說是身心未癒又加上心傷。

  可是當時阿嬤家沒有任何一個人憐惜媽媽,還覺得媽媽就是『掃把星』,非常的厭惡她,媽媽現在回想起來,都會說「也許他們是仇視她吧?」

  爸爸往生六天後,阿公要媽媽把爸爸往生後的勞保、工廠的理賠金交給他保管,如果媽媽將來有要用錢的話,要寫借據方才能跟他請領。

  媽媽不願意,她覺得為什麼她要用錢要這麼辛苦,結果阿公、阿嬤、姑姑還有阿公所收的乾兒子全都聯合起來辱罵媽媽。

  事後還跟媽媽說,如果要讓爸爸的喪事能夠完成,不能跟外公說這一切所發生的事情,而媽媽也真的一直到外公過世之前都沒講過從爸爸往生後所發生的事情。

  本來媽媽是有冠夫性的,因為阿公說做他們家的媳婦一定要冠夫姓,可是爸爸往生之後,阿公硬是要媽媽撤冠夫姓。

  最令媽媽寒心的是阿公後來開三條路要她做選擇,一是住下來,但是所有家庭開銷要由媽媽支出、二是可以搬出去租房子,但要回去做家事、三就是搬出去,且是連同爸爸的神主牌一起請出去。媽媽最後選了第三條路,從那之後,媽媽已經十五年不曾去過阿公、阿嬤的家了。

  媽媽在離開時要帶我出來,阿公他們全家人一直阻擋,但是媽媽還是堅持將我帶出,只是想不到他們竟然跟媽媽要生產時所花費的費用。

  我出生的時後還沒有健保,因為又難產所以剖腹,可能花了不少錢吧!當時媽媽真的難已相信這話會從阿公他們嘴裡說出來。

  後來媽媽還是沒把錢給阿公他們,因為媽媽這樣說道「孩子跟父親姓又不是跟母親姓,如果他們怕花這筆錢,當初就不應該讓你爸爸娶老婆。」,我覺得媽媽這句話說得很有道裡吶。

  媽媽最辛苦的日子應該就是我們出來的這段日子,我和妹妹都還那麼小,幸好有外婆得相扶持走過那段日子。

  我的阿公、阿嬤從來不曾關心過媽媽一個人要扶養兩個小孩心不辛苦,生活會不會困頓,只會每次一直打電話來詢問我和妹妹,問媽媽有沒有在工作?有沒有讓我和妹妹補習?有時甚至會問到媽媽家其他兄弟姊妹的生活狀況,這些無聊的問題我被問的很煩。

  在媽媽的兄弟姊妹中,大阿姨和小舅舅算是最正常的家庭。大舅舅因為出過車禍,頭腦變得不是很清楚,沒辦法待工廠,只能做資源回收過日子;小阿姨也是單親家庭,她老公因肺癌過世也很多年了;二舅舅是最疼妹妹的人,但是命不好,交了兩個女朋友都被騙錢,已經放棄結婚的念頭,奈何外婆一直鼓勵他,結果經人介紹一名越南女子,太投入感情又被騙了八十多萬元。

  然而,霉運還是跟隨著他,在去年過年的前夕,下班途中竟遭計程車撞上而一命嗚呼,結束了他無奈的一生,妹妹也少了一位疼她的舅舅了。

  或許在媽媽的想法中,覺得當女人太辛苦了,現在她常常講最好不要有下輩子了,如果有,她不想再當女人。

  出生之地無法選擇,人生之路可以挑選,媽媽對於當初離開外公的家至今她都沒有後悔過。

  她說「現在是我生活最幸福的時候了,雖然沒有成就,但三餐得以溫飽,可以與子女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大的滿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柳淵 的頭像
柳淵

柳源淵創作與分享之境

柳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